7月30日下午1点20分,在杭州开往南京的救护车上,35岁的陈昕圆离开了人世。这是她父亲陈林克病逝的第20天(他一家三人都已捐献遗体,女儿也签下捐献志愿书)。和父亲、爷爷、奶奶一样,陈昕圆也进行了遗体捐献。因此,一家三代四口人在南京医科大学,以一种特殊的方式“团圆”了。

25岁之前,陈昕圆和其他女孩一样,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,憧憬着美好的未来。然而,一次身体检查给了她当头一棒——先天性心脏病并肺动脉高压。这是一种罕见病,自此,陈昕圆开始和病魔抗争。这一挣扎就是10年,她每天靠呼吸机呼吸,靠电动轮椅走路。

不忍女儿年轻的生命还没绽放就凋零,父母卖掉了家中唯一的住房,为女儿陈昕圆准备好换肺的救命钱。不幸的是,还没等来女儿换肺,父亲陈林克于今年7月11日凌晨1点55分因肺癌病逝。“为了父亲也要搏一次。”7月19日,陈昕圆在妈妈章亚民、爱人田先生的陪同下,前往浙江杭州勇敢地接受换肺,期待能换来一次重生的机会。

谁知,7月24日下午,陈昕圆突然病重昏迷,转入ICU,只能靠人工肺维持生命,一天的医药费就要好几万元。7月29日下午,医生通知家属,陈昕圆的大脑长期缺氧已经部分坏死,而且脑压高,唯一的办法就是打开头颅释放脑压,不过即便如此也撑不了多长时间。陈昕圆以爱美为由,拒绝了开颅。章亚民知道:“为了给父女俩治病,家里已经所剩无几,她是不想再拖累这个家了。”

7月30日中午,120救护车疾驰在回南京的路上,刚刚撤下人工肺的陈昕圆还有微弱的心跳和呼吸,一旁的章亚民已经哭成泪人。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陈昕圆扛不住了,生命停止在这天下午1点20分。当天下午3点15分,救护车载着陈昕圆的遗体驶入南京仙林鼓楼医院。早在两年前,陈昕圆受到爷爷奶奶的影响,签了遗体捐献志愿书,要为医学为社会做贡献。

短短20天,父女俩相继离世,留给章亚民的是两本遗体捐献证书。加上陈昕圆爷爷奶奶的,这个为治病变得一贫如洗的家里,4本遗体捐献证书成了最值得骄傲的“财产”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