凯撒利用当执政官的每一分钟,公元前48年年初就进攻希腊,年初船票难抢啊,全员轻装上阵的凯撒部队还是挤不上同一班航程,凯撒负责第一批,第二批交给了安东尼。庞培这边自然没有想到凯撒不好好在家过年,所以第一批海上运输没有派兵拦截。凯撒在希腊的登陆地南边是克拉基岛,上面留守的是凯撒的镜像比布鲁斯,他和凯撒同一年的检察官,法务官,执政官,前半段镜像发展的两人在最后十年拉开了差距,别人家的小孩凯撒是比布鲁斯最恨的人,所以他对狙击凯撒的行动非常上心,为了拦截第二批运输,他吃喝拉撒睡都在海上进行。

凯撒迅速占领离自己最近的港口奥瑞克斯,在这里等待安东尼的第二批大军,共1.5万步兵、500骑兵。但是返航的12艘船不出意外的被比布鲁斯击沉,失去所有船只的安东尼只能在岸边干瞪眼。庞培已经在希腊练兵一年了,此时率领军队北上,凯撒看不到安东尼也直接北上,不过两边都很怂,避免交战。庞培果断把西塞罗和小加图留在后方,因为他们除了BBB外对战争没有任何建设性意见。

凯撒派人去庞培这里和谈,明确表示统一的罗马你好我也好,分裂的罗马要么我死要么你死,庞培表示现在那么多人抱自己大腿就因为他们恨你,我要是跟你和好,他们就要闹,所以这种会谈也就是象征性的走个流程。双方隔着一条河天天互相放电,底下的士兵其实都是通讯录上的好友,都不希望打仗,但是第一个跳出来反对这门亲事的是原凯撒军二号人物拉比埃努斯,他坚决和叛国者凯撒一刀两断,决不妥协。

安东尼在意大利心里苦,不过终于有一天老天发糖了,比布鲁斯工作太拼,死在了海上,没有了比布鲁斯的庞培海军立马留出了空子,安东尼抓住机会就进军希腊,他已经让凯撒等了3个月了。接下来是自然力量的表演时间,逆风也要出航的安东尼一上船就变成了顺风,庞培的海军也在后面追,岸边的凯撒士兵都能现场看戏,当安东尼顺利进入一个港口后,老天又一次改变了风向,把庞培军队吹到了凯撒这边,落难的士兵最终还是凯撒派人给救了。上岸的安东尼积极联系凯撒,这个时候他在北,凯撒在南,中间是庞培大军,所以他们要同时往东绕弯,不过凯撒这边人少士兵素质又高,很快的就会师了,庞培得知消息后,宣布撤退。庞培的撤退也在情理之中,岳父梅特鲁斯·西庇阿正在赶来会合、凯撒进入内陆后粮食一定会有问题。

对峙的双方都已经做好长期战斗,凯撒尝试过偷鸡,但庞培是防偷老手。希腊这块的城邦都在搬椅子吃着爆米花看不世出的两位高手过招。凯撒拿出将近一半的兵力去拦截梅特鲁斯·西庇阿与庞培会合,剩下的部队采用包围战术,这招在高卢人身上已经用过了,都是少数兵力围困多数对手,等着对方粮食吃干净后狗急跳墙,外加上对方骑兵更多,使用包围战术可以降低对方骑兵的威力。最后凯撒盯着庞培的骚扰,把战线个碉堡,庞培在里面镜像发展,同样建造了一条防守线。凯撒的机会终于等到了,他们通过增加烹饪技能点成功的把马饲料做成面包,而且小麦收获的日期也快到了,庞培忍无可忍,决定出击。

不过庞培不是高卢那片的耿直boy,在冲锋前,他先散布有和凯撒做内应的谣言,凯撒难得糊涂的相信了,到目的地去对接,庞培抓住凯撒在外的空隙,对三个碉堡进行猛攻,又对另三个碉堡进行佯攻。兵力差距最大的一处是庞培的2.4万人对防守的250人,凯撒这边奇迹般的防守了4个小时,庞培损失2000人,凯撒损失20人不到,这样一对比,之前高卢人实在是太一根筋了。凯撒给所有参与战斗的士兵军饷翻倍表示赞赏。

虽然庞培的内应是假的,但凯撒这边真出了两个内鬼,他们两个是高卢人,平时和一等公民罗马人关系也处不好,在凯撒责备他们后,他俩跑到了庞培的军营,一五一十的把凯撒这边的配置分布全盘托出。在透题的试卷面前,本来就是学霸的庞培没理由再失误了,他找准了最南边一处碉堡,负责的军官正在生病,庞培将自己的士兵慢慢挪到这里,命令全体轻装上阵发起总攻。为了加一份保险,他还派出了海军对这里进行夹击,眼看塔防玩不下去的凯撒和南边总指挥安东尼都到了现场,高玩凯撒没能逆转局势,打出GG。凯撒这边防守线全线溃逃,不过庞培还是失误了,没有追击,他防着凯撒有后手。这一战凯撒损失9600名步兵,200骑兵,5个大队长,32个百人队长,33面队旗。被俘虏的士兵被原凯撒副将拉比埃努斯接手,庞培以为他要叙个旧,没想到拉比埃努斯在发表一通爱罗马演说后,把之前的老战友统统杀死。

后世拿破仑皇帝对这一战进行了注解,一个伟人批评另一个伟人可以让前者更伟大。战后凯撒也做了自我批评,但是花了更多的时间批评士兵,事实证明,锅甩的好也会产生激励作用,前提是自身实力要够硬。对于逃跑的士兵只处罚了把军旗丢掉的那几个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